meng

今天也要做一个高素质的现代人

今晚不更rumors那一篇了
想看歪的水仙(哭辽
宛若战神降临的罗队X玻璃人的小火箭
发出想吃的声音
有没有哪位太太愿意动笔



【AU】【豆腐丝】BUTWE DO CARE ABOUT THE RUMORS 【2】

设定请戳:我就喜欢大三角

附属人格豆腐(切开黑)X主人格歪X心理医生宽(前几章都事没有宽歪的)

请先看设定,不喜欢请自行退出不要伤害小可爱我

前文戳头像

人物ooc警告  

非心理学专业人士,有专业性问题请原谅

 

———————分割线———————

 

Marco Reus并不怎么喜欢他的新学校。

老Oezil的家离Marco原先的家有一定的距离,老Oezil为了方便照顾Reus姐弟将他们接到了新的学校。

新学校和以前的学校完全不一样,Marco很不适应。但他的姐姐似乎不这样想。她在新学校里混得如鱼得水,Marco这样想。她姐姐,每天穿着短到大腿根部的裙子,喷着Oezil太太得香水,将她金色的头发卷出好看的弧度,每天被不同的高年级男生搂着,笑得格外张扬。

 

“你说那个男孩,他不是我弟弟。”金发女郎抬起手作势要打她的同伴,“你今天下午不是还有一场比赛要打吗Ric,快点去准备吧。”她的同伴搂过她,准备亲一口,却被躲开了。

“我不喜欢你和他走得太近,姐姐。”高年级的男生走后,小Marco说道。

“小屁孩别操你不该操的心,以后在学校别主动来找我。”女孩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给他弟弟留下一个背影。

 

她就好像没有收到任何的影响,Marco心想,晚上做噩梦的人只有我。

但在那天的晚上,Marco知道不是这样的,半夜醒了的男孩听见了有人在低声啜泣,他有点害怕,却还是抑制不住好奇心想要一探究竟。等他走到了他的姐姐的床边,看见了躺在床上缩成一团的姐姐,眉头紧锁,身体小幅度颤抖,想从梦魇中挣扎出来。

Marco忽然间懂了,她和他一样,从来没有走出来过。

 

Lewy的第二次出现就是在这时。Marco回到自己房间后,措不及防的看见了了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床上。

“你是谁?”

“Robert Lewandowski”

“你为什么会在这?”

“我一直都在这,我在等你。”男人抬起了头,Marco看清了他的脸——扑面而来的是一种似曾相识之感,“我的小Marco,你怎么那么喜欢哭鼻子,如果不是你葬礼上哭花了我的西装,还晕了过去,我们早该见面了。”

男人站了起来,摸摸了Marco Reus的头,“我们还会见面的,在需要的时候。”

男人的个子很高,站起来时小Marco刚到他的胸口,Marco发现了他肩膀上的水渍。一个奇怪的人在大晚上出现在我的房间还穿着西装,我却一点也不觉得奇怪,我这是怎么了?Marco觉得这一切都发生的莫名其妙,但他却惊讶地发现他能接受:“我该怎么去找你?”

“你不用去找我,我就是另一个你。我走了,这个是给你的。”叫Robert Lewandowski的男人走之前递给了他一个羊驼抱枕。

Marco疑惑地抱着他的羊驼抱枕,还想说些什么但他发现人却消失了。终于,金发地男孩没有抵住瞌睡地欲望睡了过去。

 

第二天的早上,Marco是被疼醒地,他的姐姐正粗暴地拍他的脸,“喂小废物,给老娘起来!”他没有躺在他舒适的床上,怀里也没有那个羊驼抱枕。

“我的羊呢?”

“什么羊?你是在地上睡傻了吧。”金发姑娘用鄙夷地目光看着他的弟弟,“现在从老娘地房间里滚出去,我要开始换衣服了。”

Marco觉得昨晚那个脆弱的姐姐和那个穿西装的男人不过是他的一场梦。

 

但Marco很快就意识到这不是,他第三次见到了那位,很快又有了第四次、第五次……Robert Lewandowski是个信守承诺的人,他说的见面确实每次都是在需要的时候,比如Marco的9岁生日。

那天,Marco的姐姐和她的朋友去吃烧烤了,Mesut和Oezil夫妇倒是给他开了个蛋糕庆祝。被姐姐忽视掉有一点小难过的Marco走进他的房间时,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抱住了。Marco想要挣脱开,但很快意识到了这个人的身份,轻轻地把头靠在他的肩上。这块水渍怎么还没有干啊?这真是一个不修边幅的人啊,Marco盯着他一边的肩膀想着。

“生日快乐,my boy。”

Marco听着他的话,不知怎么的就有了一种想要倾诉的欲望。

“她不记得了我的生日,明明去年她还是第一个祝我生日快乐的人啊,她怎么就成了这样?我不想再继续帮她向Oezil太太圆谎了,她以前可是最讨厌我说谎的啊……”在算不上熟悉的怀抱中,男孩却莫名觉得安心,委屈地吸了吸鼻子,“算了,我不该和你说这些,你是不会懂的啊。”

“我都知道Marco,这些我都知道。”男人把他抱得更紧了,温柔地用手背摸摸他得脸,“我和你经历着相同的一切。”

黑发男人的手背贴上男孩脸的那一刻,触动了男孩体内某个开关。情绪来得汹涌,Marco只觉得自己辛辛苦苦压抑的、不想被人发现的东西全都肆意地钻了出来。他猛然意识到,自己并不是那个看起来很乖的“好孩子”,他不满意,他满腹怨言:他恨他姐姐只顾自己,自私地逃避,将负面情绪发泄到最爱她的亲弟弟身上;他畏惧Oezil一家关切地眼神,却又不敢说出来,他怕他被扣上不知足的帽子;他更害怕这个日益刻薄的自己,明知是不对的,可却无法抑制住自己在心底里埋怨他的父母亲。

他们怎么敢离开我?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男孩哭了起来,先是低低,然后嚎啕大哭。

黑发的男人什么也没说,轻轻拍着他的背,让他哭湿他另一边的西装外套。

 

Marco再次醒来时,整个房间仍只有他一个人,他这次却确信了这不是一场梦。

因为黑发男人给他留了张纸条。

“我的男孩,一切不顺利的事都会过去,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在你赶我走之前,你永远拥有我。PS:我给你姐姐留了张纸条,她今天会找你谈谈的。PPS:我听见你说我不修边幅的事了。PPPS:你怎么这么能哭?PPPPS:叫我Lewy。”

Marco笑了,他开始期待起下一次和这位Lewy先生的见面。

-------------------------

上章说这章要谈恋爱的,emmmm留到下章吧。

歪还没有长大了,少年歪真的不好写,我真的是废话一堆。

我什么时候才能让这两人谈起恋爱,然后写豆腐披着歪的皮和宽调情的场面

先不说这么远了,争取下一章恋爱,下下章大三角人物全出场,然后正剧走起。

虽然知道没有什么人看但还是发出想要评论的声音。



【AU】【豆腐丝|宽歪】BUT WE DO CARE ABOUT THE RUMORS 【1】

设定请戳:我就喜欢大三角

附属人格豆腐(切开黑)X主人格歪X心理医生宽

 

请先看设定,不喜欢请自行退出不要伤害小可爱我

人物ooc警告  

非心理学专业人士,有专业性问题请原谅

 

-------正文分割线-----

啥都没有 真滴委屈

石墨

微博


-----分割线------

我不想虐歪

可是我想交待清楚为什么豆腐对他是特别的,豆腐对他而言等于挚友+亲人,是养父母和堆不能代替的。这时候的歪不可能对养父母完全打开心扉,堆堆又太小了自己也是个孩子,至于为什么这个人不是姐姐下一章会交代(其实这也和豆腐的正式出场有关)

然后歪有附属人格的原因就是童年不幸吧,歪的妈妈真的是非常小公主虽然她也很爱歪,所以豆腐会完完全全的妈妈的反面。

下一章是 心机豆腐怎么样让歪对他死心塌地伪青春期谈恋爱

尽量让Toni老师早点出场  尽量

鬼知道我在写什们,给点评论吧


[豆腐丝/宽歪]一个脑洞

国庆节给了我开坑的勇气

因为粮少,所以自产

有人想看就写叭,如果想看的人多就会坚持写,不保证文笔hhh

 

一个脑洞 

【豆腐丝/宽歪】 我就喜欢大三角修罗场

AU 双重人格 大三角 无大纲不怎么负责

附属人格莱万(是黑豆腐) X主人格歪X心理医生宽

 

一句话简介:阿宽爱上了他的病人,可他的病人却喜欢他的附属人格。

灵感来源于电影《你好,疯子》

 

“如果你不杀了他,他就会取代你的,marco。附属人格会杀了主人格成为主人格。”年轻的医生看着眼前的男人,努力想从他的病人脸上看出些什么,“别再执迷不悟了,他只不过是你脑海里的一个幻像,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叫莱万的律师,那不是爱情。”    

“是罗伯特.莱万多夫斯基,我是说他叫罗伯特.莱万多夫斯基。”对面的男人低着头,额前的碎发挡住了光呈现出暖黄色,“我做不到。Dr.着世界上总有别的方法,我不能没有他。”他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被投入石子的水面渐渐平静了,他声音中的最后一丝犹豫也消失了,“这可以不是爱情,但他怎么会是假的呢?”

医生看着面前的喃喃自语的青年说不出话来。

 

 

“别装了,大律师,让他出来。”看着对面地那个人水一样的眼睛里全是刻薄,克罗斯医生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话里的酸意。别用这张脸对我说话了,我认输了,他自暴自弃地想。他朝思暮想的人用手指色情抚摸着他的唇——尽管他知道这只是那个人地皮相,但克罗斯还是没有办法推开他。他知道,他渴望眼前的这个人,这种情感已经超过了一个医生对他的病人地关怀,克罗斯并不想否认。

“你渴望他这样亲你吗?你地呼吸都乱了,我的小医生。”是熟悉的面孔,但芯子里确实换了一个人,“你想就这样亲吻他,你想拥有他,你想对他做过分的事。可是我的小医生啊,在你看不到地地方,我对他做了更过分的事。”金发男孩笑了起来,嘴角地弧度都还是克罗斯熟悉的。

克罗斯从来都没有觉得这个笑容这么刺眼。

 

 

“你不是很有能耐吗?”

“你不是说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你不是说爱我吗?”

“为什么你现在却走了。”

“你出来啊,莱万。”

“我不在乎他们怎么说我,我也从不觉得你是一个累赘,我想见你啊,莱万。”

“我现在真的很需要你。”



大概是这么个调调

真的有人看的话国庆会更第一章



卡配罗

现实向 一发完

刀预警


1

克里斯今晚又失眠了。

他数不清这是在他到意大利后第几个无眠之夜。“是床的原因。“他翻了个白眼,尝试着忽略大腿肌肉的酸痛,“新床睡起来就是不舒服。”作为一个职业球员,酸胀与刺痛感从来就没有消失过,不论是在曼切斯特还是马德里、如今的都灵,克里斯以为自己已经适应了这些疼痛,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平时被忽视掉的感觉就会被无限放大。

这些感觉也包括平时被刻意忽视掉的、刻意去忘掉的。

“cris,你快看……”那个人的有意压低了声音在脑海中显得那么不真实,像是被马德里的风被吹散了。

“不要去想了。”克里斯对自己说,“你答应好的。”

“可是我偷偷地想,又有谁会知道呢?”克里斯脑海里的另一个声音如是说道。

 

2

他们曾今抱过对方无数次:进球后激动地抱住对方、做完小表情然后对视一眼默契地拥抱、录制节目时轻轻地搂着对方温柔地抱着……克里斯还记得对方的每一个小动作,进球时那个人激动跳了起来自己伸出手抱住他白色球衣下有力的大腿、那个人看着自己做鬼脸笑得一脸无奈、好看的手温柔地拉起旁边的自己、球场上神采飞扬的人圣诞祝福时对着镜头却会害羞……

克里斯惊讶,原来是他记得这么清楚。一直抑制住的情感那么一点点地冒了出来,带着一丝小确幸。

这么多年过去了,皇马的人从没有固定过,身边的队友离开,新人带着不确定的眼神的来临,感慨变成了波澜不惊,不舍的心慢慢麻木。“是这样的,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们不可能做一辈子的队友的。”每次分离时克里斯这样对自己说。

“可是kaka,他是不同的啊!若是能这样做一辈子的队友,花光我所有的好运气又怎样呢?”

 

3

克里斯枕边的人轻轻翻了个身,乔治娜的脸正对着克里斯,她睡得很熟也很安静。克里斯莫名觉得难受了起来,“我在犯什么浑呢?这槽糕透了,她在你身边睡得那么安详,她受过那么多的苦,她那么爱你。”

克里斯当然知道媒体是怎么说乔治娜的,说她是女版卡卡,那些不好听的话和恶意的揣测漫天飞。“不,不是这样的。她是一个正能量的女孩,她是那么的体贴,她把小家伙们照顾得那么好,她也从不抱怨。”但克里斯无法否认,见到她的第一眼,他想到的,是伯纳乌的少年细碎的眉眼。

克里斯知道这对乔治娜很不公平,她知道自己的枕边人看上自己的一个原因是因为自己长得向另一个人感觉一定不好受。但克里斯也知道,她不会因此而感到难过太久。她太像他了,没有什么优势出身,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对自己要求严苛,野心勃勃并行动力强——躺在他身边的是一个“狠角色”,比起那双眉眼,克里斯更喜欢她这一点。

乔治娜已不是个会相信一见钟情的小女孩,住在体内克里斯的小男孩也在一次次挫折、嘲讽与分离中搬了出去。

克里斯轻轻地吻了乔治娜的眉,他也不是不爱她,只是这个夜晚,他愿意放纵自己去思念一个男孩。

但这毕竟是夜。


分割线

第一次在lofter上写文

我个人还挺喜欢乔妹的,嗯,整篇文章也没有说她不好的意思